[中国养老与健康保险50人论坛]万峰:商业保险有足够优势来承担社会保障

2017-12-26 中国保险学会

微信图片_20171226145310.jpg

2017年12月24日,由中国保险学会与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联合主办的“中国养老与健康保险50人论坛成立暨《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7》发布式”在京召开。新华人寿董事长兼CEO万峰出席了本次论坛并发表演讲,他表示,我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社会保障制度也在不断的完善,但是和经济发展所取得的成就相比,社会保障制度,特别是养老和医疗保障制度仍然需要进一步完善,而商业保险完全有足够的优势来承担这个使命。

以下为万峰发言实录: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当中,第八部分专门讲了社会保障 ,而且提出了未来一段时期社会保障的发展目标和要求。在报告当中又提到了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发生了变化,由过去“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转化为“人民日益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

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要解决的是发展的问题,提高生产力的问题。现在转变成人民日益美好生活需要和不不平衡不充分发展的矛盾,要解决的主要是民生问题。也就是说,经过三十几年的改革开放,我国已经强大了,经济已经发展了,但是老百姓的追求也在发生着变化,社会财富的分配也在发生变化。

我国经济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我国社会保障制度也在不断的完善,但是和经济发展速度相比,和经济发展所取得的成就相比,社会保障制度,特别是养老和医疗保障制度仍然需要进一步完善,仍然需要适应广大老百姓或者广大人民群众对这方面的生活需要。所以,我想讲两个方面的问题: 

一、应该进一步研究我国社会保障制度改革问题

我国社会保障制度发展这么多年,现在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我们能够解决全世界最大人口、全世界最大的老年人口、社会人员的社会保障问题。我们已经从基本的保障不断提高到中等的或者已经取得很大的进步了。但是,我们现在的这种模式,即现在绝大部分完全由国家承担的模式,是否能够持续或者能够长期承担得了?或者说国家能不能长期承担得了?   

从社保相关资料来看,国家承担的负担越来越重。从披露的数据来看,结果显示一个不争的事实就是社保基金的财政负担问题越来越重,或者说未来养老金缺口的问题如何解决?靠什么方法解决?当然有人说,欧洲的高福利社会,现在也面临较大的问题。希腊就是因为社会养老的问题政府承担不了,想要提高退休年龄,想要稍微降低点养老金,结果引发了社会的骚乱,迫使政府倒台了。 

我国已经由一个年轻型的社会逐步步入老年社会,这个老年社会和世界其他国家不同之处在于我们是未富先老,我们是老年人口急剧增长。有数据预测到2035年我们老年人口会达到3.5亿,而且也有人预测说,那个时候我们GDP相当大的比重可能都要用于社会养老保险支出。 

未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是政府关注的,社会大众关心的问题,它也成为一个社会能否稳定的重要因素。 

这几年来,虽然没有正式的提出社会保障制度的改革,但是从政府、从有关部门其实已经开始在悄悄的进行社会保障制度的改革,并推出一系列的举措。 

比如说“新国十条就提出“商业保险要成为社会保障制度体系建设的重要支柱。这个定义,或者给商业保险的这个定位,为商业保险在社会保障中发挥更大的作用,明确了历史使命以及需要承担的责任。 

原来商业保险和社会保障的关系是商业保险是社会保障的补充。未来的定位就不是补充了,而是要逐渐成为社会保障体系建设的重要支柱。还有社会保障制度现在进行的一系列制度建设,包括企业年金制度、职业年金制度等,都属于社会保障制度改革当中的一部分。 

二、商业保险应该在社会保障中承担更多责任 

第一,商业保险在社会保障体制当中承担更多的责任,这本身就是它的历史使命所决定的。社会保障三支柱,第一支柱是政府承担,第二支柱、第三支柱商业保险都是可以参与,而且从世界经验来看,绝大多数都是商业保险承担的,只不过在这里由于社会保障制度的不同,决定了所参与的比重不同。从定位、使命上来讲,商业保险就应该更多地服务于社会、服务于社会保障体系建设。 

第二,商业保险完全有足够的优势来承担这个使命。我国从1982年恢复商业人身保险到今天已经35年,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现在已经形成巨大的社会力量。商业保险已经有充分的人才、网络、机构,并且有雄厚的资金实力可以承担得起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 

第三,商业保险承担更多的社会保障责任的可行性。2013年,美国养老保险资产占GDP比重106%,达到16万亿美元。中国只有2000亿美元,约1万多亿人民币。占GDP的比重是3%。而同期我国居民储蓄存款占GDP比重47%,而美国只占5%。如果我国再加上同期的理财产品,合计的数据是64万亿。 

可以看出,美国居民是保险养老,我国居民是靠储蓄和理财养老。这从另一个侧面说明我国民间有巨大的资金。银行理财产品都是五六十岁的老头老太太在那倒来倒去,其实倒的是什么?倒的都是他的养老钱、医疗钱。怎么把这笔钱当中的一部分转化成养老保险资金?如果我们能转化10%,就是6.4万亿。如何转化?其实不用国家出一分钱,只要出政策就可以引导或者是鼓励老百姓把自己的储蓄存款、把自己的理财资金投入到养老保险上去。 

比如说国家对这种特定的养老、健康产品本身实行免税,对这类养老产品投资收益实行免税,比对养老保险基金发放特定高息债券等。总之,通过政策让特定的商业养老保险产品收益能够高于社会理财产品或者银行的存款,具有一定的吸引力,老百姓就会喜欢购买,毕竟保险公司的安全性社会上那些P2P好得多。 

保险公司做养老年金保险是本身的特长,可以做固定年金、确定年金、生命年金、变额年金等。只要政策到位,保险公司完全可以把理财资金转化为各种各样的养老年金。 

美国养老年金市场之所以发达,就是商业保险公司能够提供各种各样的养老年金,这就是商业寿险公司的专业、特长。保险公司为社会提供这方面的服务,是它的业务性质和业务专长决定的。 

中国正在发生巨大变化。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保险业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保险体,但是我国社会保障制度的问题延续到民生的问题,我们保险的问题延伸到我们为社会保障、养老和健康服务的问题,都需要认真的研究,有很多的问题需要我们解决,在这个领域商业保险会发挥更好的更大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