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养老与健康保险50人论坛]王忠民:个人养老账户与金融端口链接有赖于确权和税收优惠

2017-12-26 中国保险学会

微信图片_20171226144350.jpg

2017年12月24日,由中国保险学会与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联合主办的“中国养老与健康保险50人论坛成立暨《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7》发布式”在京召开,来自政府部门、高校、科研机构、学会组织和业界的200多名代表参加会议。

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王忠民出席论坛并发表演讲。他表示,金融循环这样一个出口函数,是通过数学的逻辑在大数据、老人服务当中的算法当中提供出来的。但是在现实的金融产品当中,我们必须辅助于两个维度的东西,才可以让它真正成为出口函数。让它和所有最有成长性的市场中的股权、债权、金融的所有场景结起来,结对起来才能从今天的投资获得未来的回报。 

以下为王忠民先生演讲实录: 

尊敬的黄洪副主席,李培林副院长,胡晓义会长,各位同仁:    

我首先三点感谢,感谢庆海和秉文能够以自然人而且是“未老人”的特征成立了一个“中国养老与健康保险50人论坛”,无疑把我们老年人应该集中起来的服务和健康作为一个社会论坛的形式可以集思广益,可以拿出有针对性的和措施,对于已步入老年的我来说期盼已久,希望得到它的福利。  

第二感谢秉文每年出一本书,今年聚焦点是养老服务,而且把长期护理保险试点做了这么厚的一本东西,刚才让我秉文给我题了一段赠语,一下子想到30年前,秉文写了“30年前共议社会所有制”,我们一块议了几本书,那个时候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30年后共商社保与投资基金大计”是我们这几年干的事情,所以“再干30年,共享发达社会主义新生活,就是这个平台想推出来的东西”。   

今天是圣诞前夜,圣诞老人也是个老人,老人应该得到应有的待遇,圣诞老人今天期盼先得到礼物,所以我获得这个论坛这本书是我今天作为老人最好的待遇,但是今天圣诞老人也要给出礼物,我想了想我只能以下面的发言给出圣诞老人的一些见解。    

这本书到现场粗粗反了一下,给我的感觉是,提出了一个出口函数,如果我们从经济学角度,从金融学角度,从养老、从整体的社会保障来看,我们今天可以随处发现我们有很多恶性循环,走不出去。甚至我们用通俗的语句说是陷阱,你走进去以后甚至走的越来越深,没有往上出的动力和往上出的机制。在数学当中,由于近几年大数据特别热,大数据里面又热在有没有有效的算法,算法里面在对死循环、对恶性循环、对陷阱类的东西,当然也可以称之为灰犀牛之类的东西,数学当中的术语叫出口函数,凡是没有出口函数的算法、这样一种运行、这样一种背后的数据反映的任何一个机制下的逻辑关系的时候,我们说是没有出口函数的死循环。   

好了,这本书让我想起了一个死循环——养老服务。人口老龄化是养老服务当中带给我们最大的问题。本来平衡的一代一代人,突然之间后续的年轻人少了,而且锐利的、迅速的变少。刚才胡晓义部长也说了,我们年龄长了,我们因为医疗、我们因为大家养老的各种体制,我们因为一切东西,结果我们现在百岁以上的老人激增——前两天看到一个电视上的革命的老先生,都一百零几了。刚才培林和黄洪主席也都给出了一些人口老龄化的数据,这个时候发现给予我们的财富、财务支持,给予我们老人的各种服务,包含亲情的服务、包含技术的服务、包含你所期盼的服务,所有的这些东西居然成了最短缺的东西,永远赶不上你的心理需要、现实需要、病痛需要和每天有人跟你说话的需要。你可以通过视频,但在视频已经觉得天涯若眼前的时候,你已经看不到亲情和他之间的关系,我们会想用机器人来解决,我相信机器人解决不了这个问题。中国人过去是用一种把未来拉到现今、现下的方法解决,就是谁不厚待老人,甚至对老人去世了不厚葬,都是社会价值的谴责者、毁灭者,这产生了一系列厚葬制度,即使老人在世的时候病的时候在最短缺需求和服务的时候你都没给他,但是只要厚葬了你还挽回了自己的一点面子和挽回了自己作为后代的那样一种责任感。问题是我们今天老龄化如此的趋势,我们发现我们走不出去,我们可能已经跌入了一个老年想让他有所养、想让他有所为、想让他有所依、想让他有所乐,突然发现我们面对这些所有的供给能力和供给水平都赶不上。    

这个时候,我们说一个老人要具有的基本服务和高水平的享受性的、幸福性的服务,注意,我们十九大已经把人民的幸福列为我党和全社会的最主要的目标,如果上升到这个层面,这个老人的幸福感和幸福从哪来居然成了社会最短的供给渠道,从人口老龄化的角度看。 

如果从财务支持的角度,今天你突然发现,当你到了老的时候,你如果其他渠道解决不好,还可以用更多的财力向社会市场,这个社会的市场可以是当地市场、全国市场、全球市场买某种服务——比如你得了特别病。我们近年来听到许多特殊病的名字,什么重症肌无力,那个癌症定义的边缘都不知道,像我们这种掉头发的病都不叫病了,太常见了。

当我们看到如此多的东西来临的时候,你能不能有足够的财务支持能力,来享受你这个病可以被及时诊断,及时获得医疗健康的建议和及时用药、及时手术,如果不行的话,所有的医院都有一个对老外开的东西,结果说我给你付跟老外一样的钱就可以定了,所有医院都有对领导开的东西,如果早早的把更多费用交在那,也可以被当做领导对待一次。但是这个系统对背后的财务支持能力很高,我们发现是私募股权基金、是合伙人在做,我们走全球医疗保障系统的时候费用相当高,我们走不了这个系统。 

如果把所有的财务支持能力看成是起点找到了一些基准,找到了一些逻辑方法,比如个人账户、社会统筹账户和其他账户,让你能够赶上未来投资以后使用。结果我们发现,我们所有以起点积累的东西,未来第一个目标经常会受到冲击,就是它能不能战胜通胀?因为通胀是你未来拿这个钱去买到你需要的服务,那时候它的价格是什么样的水平?如果赶不上,你积累的这些东西已经成了贬值的过程,这是最低要求。我们最害怕的是通胀率高的时候,那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今天服务费用一定比所有的制造品,一定比所有的产品,特别是比电子品,甚至奢侈品涨的都快。今天你作为储备性质的所有的财务支持能力,面对今天涨得如此之快,而你的特殊需求往往是在特殊市场当中的护理和服务的时候,那个就无价了。结果我们面对这两个东西的时候我们发现我们走到一个死循环当中,我们今天想尽办法积累更多的财务支持能力,结果我们永远走不到满足自己的财务支持能力的角度。   

如果把这个看成是一种恶性循环,看成是一种走不出去的飞来倒去的话,今天这本书给了我们启示,它可以用某种制度设计,特别是用某种金融架构的制度设计,注意,我没有只提保险,我提的大金融,今天来的保险界的人很多,但是我们说首先是保险,在保险为龙头下的其他金融也应该跟上,才是这个出口函数的确立。

我们看一个例子,今天说老年服务。我上半年又去了一趟瑞士,发现一个特殊的服务互换市场,交叉互换。年轻、有能力、有水平,你可以选择任何时间到一个养老院里面提供志愿服务,但是你的所有志愿服务已经记载下来,你是无回报的,记载下来的大数据信息是,当你老了的时候,你可以跨时空、跨对象,接受另一个志愿者给你的老年服务,这个服务既可以是具体的洗脚、剪指甲、理发,更可以是陪聊,陪你解决心理问题,陪你解决思想上的疙瘩,如果一个人思想上有疙瘩,光给他洗洗脚、按按摩不解决问题,得让他思维畅通,这是高端服务啊!我们发现有一些擅长此道的年轻人,就可以跟老年之间交流这样的东西,我们当时只注意洗脚是对老人孝道和解决老人服务当中的一大问题,是一大问题。

如果把所有的服务,用服务划时空做交叉互换,来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就把今天你的服务和明天你要得到的服务,把你今天价格水平下的东西和你明天得到的关系处于一个互换市场。用互换逻辑解决是金融衍生品当中最主要的东西,这个主要的金融工具做什么,是把今天、明天,把时空下的所有东西,用互换的东西链接在一起,最后你可以得到你此时付出和未来得到的相互之间的数量和质量的逻辑关系。    

我们在想,一个社会越成长越发展,我们今天在追求美好生活的领域当中,把今天养老服务的东西,用本书和本会议主题的保险方式解决,我们在用互换的方式解决。如果说回到我们今天看职业年金和企业年金的时候,它能不能用公司里面股票的期权和那样的逻辑,用股票在市场当中的波动的东西给你其中一定份额,那才是职业年金和企业年金当中最根本的,而所有做了这个东西,又需要社会给他延税和免税机制的时候,我们会发现所有这个东西金融产品成长和发展,金融出口的形成以及围绕一旦有了金融出口函数,就让原有的循环突然之间会跳一个量级,会多一个维度,会多一片天地,这就是出口函数的根本所在,打破死循环,打破恶性循环,打破走不出去的根本所在。

如果我们把这个逻辑稍微延伸一下。金融循环这样一个出口函数,是我们通过数学的逻辑在大数据、老人服务当中的算法当中提供出来的。但是在现实的金融产品当中,我们必须辅助于两个维度的东西,才可以让它真正成为出口函数。第一,让它和所有最有成长性的市场中的股权、债权、金融的所有场景结起来,结对起来才能从今天的投资获得未来的回报,而且这个回报不仅战胜通货膨胀、战胜了平均收益率,还会战胜机会成本下的今天的所有投资,如果这样的链接就是我们今天所有在养老社会保障当中以养老账户为中心的链接无数个金融产品,包括过去、现在和未来的金融成长的东西当中,所以账户就是我们今天养老金当中真正的出口函数点的基础逻辑。

背后的逻辑就会要求谁的财富、谁的未来、谁的幸福,你必须对他有足够的关注、足够的关切、足够的责任和足够的发展,这才是第二支柱、第三支柱真正落实的帐户的基础。当然,因为你未来享受的所有服务和支撑他的所有财务都是基于社会正外部性还是负外部性的问题,如果全社会的老人都在无所养、无所医、无所乐的情况下,我相信所有的老人都是一片死海,我们看到的是死气沉沉,我们看到的是自杀,我们看到的是痛苦死,而不是安乐死的时候,那个时候问题就成了社会的。   

如果我们前面做的金融的账户和金融产品的投资都是所有养老领域,特别是养老服务领域当中的出口函数的话,我们为什么不给予它减税、延税、社会的保护和社会的激励制度呢?    

总结一下,今天我们面临所有的死循环是因为没有出口函数,今天从服务领域当中我们找到了一个出口函数,这就是一定要和金融端口链接,而金融端口链接的所有基础条件,是那个个人账户是不是你的,是不是你关心的,是不是你的责任和义务,最终能够和所有的金融端口随机有机会的关联起来,由于这样的关联起来,就会形成庞大的咨询、管理、投资这样的服务,中国金融业也会因此庞大和发展,最关键的是我们的税收制度,因为它的社会外部性的自然结果一定给予它,赶快给它税收的基本逻辑,如此的话,中国的养老事业、中国的社会保障事业才能走出死循环,才能找到自己的出口函数。    

谢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