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保险学会的九十年

2017-03-23 中国保险报·中保网

中国保险界最高学术研究机构——中国保险学会已有90年的传延了。

缘起1926

民国北洋政府时期,随着保险市场的发展,保险学术类组织——中国保险学会应运而生。1926年上海浮现了中国保险学会的身影,会址设在愚园路合泰坊。是年8月29日-9月4日,中国保险学会在《申报》上登载了“招请各地代理”的广告:

“职业高尚,后步远大,每月有百元以上之收入,不误正业,不需资本,祇须先行研究数月即可正式任事。凡身家殷实,高中毕业或未毕业而文字清通,交游广阔已服务商界满三年者,不论通都大埠或城厢村镇人士,皆可。如有自设铺号经营工商各业者,尤所欢迎。来函务请详述一切,附邮四分,寄上海愚园路合泰坊中国保险学会转。”

同年10月12日,该会又在《申报》上登载了“寿险速成班”广告:

“本会鉴于人寿保险界需才孔急,特设速成班,专授专门学识,俾合实用,一月毕业,各费减半,并给文凭,以便推荐,本埠面授,外埠函授,设额无多,简章备索。上海愚园路中国保险学会启。”

之后该会存留下来的史料很少,从以上广告看,其主要从事保险职业培训与招聘,保险理论研究方面未见记载。

发起声明

除上述记载,一般认为中国保险学会于1935年8月3日在上海静安寺路华安大厦正式成立,发起人为宋汉章、张明昕、丁雪农、吕岳泉、梁晨岚、徐可陞、王效文、罗北辰等数人。成立前一日,《申报》刊登了该会发起声明,写得极为精彩:

“理论是事实的指针,事实是理论的表证,这是谁也不能否认的,所以有了新的理论,总会改造旧的环境,产生新的理论,二者互为因果。因为无事实的理论,则成空谈。无理论的事实,难资例证。欧美及日本人士,很能明白这种道理。在他们的国家里,学者和事业家,总是声气相通,和衷共济,组织各种学会,共同研究,以便根据精深的理论,而为事实的改进。根据既成的事实,而为理论的阐扬。因此凡百事业学术,都能循着一定的正轨前进。我国事事落后,幸近年以来,对于各种新兴社会事业,渐知从事改造,或为原理的探讨,或为实际的建树。大学者与事业家,日渐增多。但是学者自为学者,事业家自为事业家,理论事实,多不相侔,甚至背道而驰,要想两者相辅而行,实不易得。这是我国事实不能迅速进步的主因。现就保险事业一项而论,欧美各国,经学者事业家之相互努力,一般民众都已深知保险事业是完美的经济组织,是互助的社会服务,是立已立人的国民方策,是资产雄厚的金融制度。所以保险事业蓬蓬勃勃,已掌握着世界伟大的经济权威,树立了坚定的民生基础。我国保险事业,也进展到相当程度。但比起欧美来,还是望尘莫及。当我国国民经济破产,国家建设落后的今日,我们深感保险事业有急起迈进,以担负挽回国运的责任之必要。因为保险事业,是安定社会经济的最好工具,是促进产业发展的最好方法。保险公司,特别是寿险公司,更是集中游资从事长期放款之国民经济的保管库,而担负国家建设的财政泉源。因此我们特发起创设中华保险学会,期联合国内保险学者,与保险事业家,共谋理论事实之熔于一炉,以昌明保险学术,改造现实的环境,而建立国家之永久的经济基础。但是这样伟大的专门学会之创设,不是少数人的精力所能担负,深望我国保险学者与保险事业家热忱参加,努力从事,使本会得以发扬光大,促进国民经济建设运动的成功。这是我们所焚香祷祝的。发起人宋汉章、张明昕、丁雪农、吕岳泉、梁晨岚、徐可陞、王效文、罗北辰。”

448a5b0117e71a35949504.jpg

图1:中国保险学会主要筹备人罗北辰

筹备前后

1935年春,中国保险学会在汉口开始筹备,筹备期拟名称为“中华保险学会”,主要筹备人是中国保险公司寿险部汉口区经理罗北辰。

罗北辰是国立清华大学1929年第一级大学毕业生,极富政治天才,曾任大学政治学教授。1933年罗北辰“寓政于商”,辞掉教授职务,担任宁绍人寿保险公司汉口区经理,短短两年时间,创造出了令人瞩目的成绩。1935年初因中国银行总经理、中国保险公司董事长宋汉章的敦请,出任中国保险公司寿险部汉口区经理。罗氏出任此职后,不仅推动保险业务的拓展,还积极筹备保险学会的创设。他本人也因在保险事业上的卓越贡献,后来曾出任全国保险公会联合会理事长、中央信托局人寿保险处经理等职务。

经罗北辰与汉口保险同仁的多次商讨,1935年6月决定先在汉口组建中国保险学会。7月罗北辰赶赴上海向宋汉章等汇报了筹备经过,宋汉章、吕岳泉等数人随即欣然参与发起,并登报宣告该会即将创立。这样,中国保险学会也就由筹备期的汉口转移到近代中国保险业的中心——上海。

1935年8月3日下午四点,中国保险学会假座静安寺路华安大厦二楼举行成立大会。到会者有宋汉章、张明昕、丁雪农等。公推宋汉章为大会主席,罗北辰为大会书记。

会议行礼后,首先由罗北辰报告中国保险学会在武汉发起及在上海、南京扩大征求发起人的筹备概况。随即由出席大会的各发起人议决:接受武汉发起人即罗氏所拟具的缘起及会章。接下来主席致辞。会议原则上通过了学会章程,并一致决定将名称由“中华保险学会”改为“中国保险学会”。

成立大会选举理事15人。投票完毕后,因时间过晚,当日未曾开票即散会。8月5日,在王效文、项馨吾、罗北辰的监督下开票。当选第一届理事者为宋汉章、丁雪农、胡詠骐、王效文、张素民、罗北辰、张明昕、朱如堂、项馨吾、吕岳泉、徐可陞、经乾堃、顾庆毅、董汉槎、刘聪强。

448a5b0117e71a3594a105.jpg

图2:1935年8月5日,中国保险学会成立大会合影

8月7日下午四时,再次假座华安大厦二楼,中国保险学会召开了第一届理事会,选举宋汉章、张明昕、丁雪农、胡詠骐、刘聪强五人为常务理事,公推宋汉章为理事长,推请王效文为名誉秘书,项馨吾为名誉会计。会议决定暂设会所于江西路太平保险公司内。

8月21日,中国保险学会举行会员临时大会,通过了理事会修订的《中国保险学会章程》,该章程共7章23条。以硏究保险学理、促进保险事业为宗旨。主要任务为:研究保险学理;调查保险实务;编制保险统计;拟订保险条欵;训练保险人才;举行保险演讲;发行保险书报;创设保险图书馆;组织各种保险研究会。

推行保险教育

中国保险学会成立伊始至全面抗战爆发的近两年时间里,招募会员、研究宣讲保险学理、推动行业发展,积极推进各项工作,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效。以个人会员而言,成立时仅有40余人,一年后即扩展到近百人。开展的主要业务有:

1935年8月7日,中国保险学会第一届理事会成立后,即刻议决先行组织出版委员会。8月17日,出版委员会召开会议,决定出版多种刊物和汇编保险消息。其中半月刋由丁雪农主持,季刊由张明昕主持,保险丛书及各种小册子由罗北辰主持。关于保险消息,则由刘聪强负责。

学会会刊《保险季刊》创刊于1936年9月15日,刊名由蔡元培题写。张明昕为编辑人。他在编辑语中说“本刊以研究保险学理,促进保险事业为主旨。”该刊第一卷第一期既刊载保险实业界著名人士如丁雪农、胡詠骐、王效文、张素民等的文章,也有著名学者李权时的《我国保险业不发达之原因》的论文。此后各期,均兼顾业界与学界的声音。其发行凭借专业的学理研究逐渐在读者中建立了信誉。第一卷第三期出版于1937年3月。此后因中日关系日渐紧张,第四期未能出版。抗战爆发,该刊完全陷于停顿,令人扼腕叹息。

为了使保险知识深入民间,中国保险学会深知小学教科书在其中所起的潜移默化的重要作用。

1936年初,宋汉章以中国保险学会理事长身份呈文教育部,请求仿照日本等保险先进国家的体例,于小学教科书内增加保险教育材料。教育部批复表示支持,除呈请教育部外,宋汉章还联合身兼上海市保险业同业公会主席的胡詠骐,两人联名致函沪上各大出版机构商务印书馆、中华书局、世界书局、大东及开明等,提请他们“采用保险敎材,辑入敎科书内”。各大书局均复函表示赞同。

在致函各大书局的同时,中国保险学会又联合上海市保险业同业公会致函国内各大学及专门学校,希望将政治、经济、法律及商科各系选修课程中的保险学设为必修课。为了推动保险学识进课堂,中国保险学会苦费心血。

吁请派遣保险留学生,鼓励留学生研究保险学

自晚清派遣留学以来,数以千计的留学生分赴欧美东洋,学习以技术为主的西方“长技”,政经、法律是留学热点,保险一科鲜有人选。以1927年底留美学生的学业选择为例,据留美学生会的调查,全美2500多名留学生中,仅有8位研究保险,其中还有两位因见国内保险行业发展不振而改弦易辙。张明昕之所以主持《保险季刊》的编辑出版,也是因为他是留美专攻保险的极少数专业人士之一。

优秀人才的缺失是中国保险行业落后的一个重要原因。因此,中国保险学会于1936年8月呈文教育部,希望派遣留学生时,酌情给予保险学一定的名额,为国家储备保险人材。呈文说:“查我国历届有派遣学生至欧美各国官费留学之举,其所习科目,原不限于一途。方今保险人才,既异常缺乏,而保险事业,关系国计民生,又如此重要。用特呈具钧部,恳赐咨请各省省政府,对于各该省遇有派遣国外留学生时,酌予支配专攻保险学额数名,与其他各学科并重,俾使将来我国保险事业日臻发达,社会福利益形巩固。实为公便。”同时,还分别致函中英庚款委员会和清华大学,表达了同样的愿景。8月31日,中国保险学会收到了中英庚款委员会董事会主席朱家骅的复函,称会于拟定招考学门分配时予以考虑。

除了呼吁政府派遣留学生专攻保险学外,中国保险学会还推动和支持已在海外的留学生改习或兼学保险学,并积极吸收他们入会。比如,留美学生黄凯禄研究社会保险,向景云研究农业保险,孙浩然研究寿险精算学,留英学生丁廷榘和留日学生李莫强研究财产保险,除李莫强早已确定外,其余均是受中国保险学会的鼓励而改习保险专业。

呈请修改所得税暂行条例,将人寿保险列为免税项

1936年10月1日,立法院修订通过的《所得税暂行条例》实施,政府正式开征所得税。出于保护尚在发展初级阶段的中国寿险业的目的,中国保险学会呈请立法院和财政部,陈述了寿险业对社会发展的重要意义以及国际上对寿险业在税收上的优待,呼吁将人寿保险列为免税项。

10月30日,财政部批复说:“投保寿险人领受之保险金超过投保费用总额者,其超过部分,即与储蓄利息之所得相等,自应按照所得税暂行条例第六条之税率课税。所请修改条例一节,应毋庸议。”

第一届年会的召开

按照章程,中国保险学会成立一年应召开会员年会。1936年6月12日,中国保险学会理事会召开第六次常务会议,决议组织年会筹备委员会,公推宋汉章为委员长,丁雪农、胡詠骐、张明昕、罗北辰为委员。会议还决定9月19日在沪举行年会。筹委会随即通告各会员年会日期及地点,并请预备论文与提案,于9月10日以前,寄交筹委会。

9月7日筹委会决议:会场假座上海市银行公会;敦请上海市社会局局长潘公展与商务印书馆总经理王云五等讲演;推定理事罗北辰担任大会总干事。议程为:名人演说、宣读论文、讨论提案、改选理事,休息期间由上海市保险业同业公会举办招待茶会,最后摄影留念。

1936年9月19日,中国保险学会第一届年会于上海市银行公会举行。潘公展、王云五及市党部代表毛云,保险业同业公会代表徐可陞,及各地会员宋汉章、李权时、张素民、杨勇超、陈稼轩、丁雪农、胡詠骐、张明昕、王效文、范宝华等数十人与会。大会公推宋汉章、胡詠骐、项馨吾三人组成主席团。

开会礼仪后,主席宋汉章报告了一年来会务的进行状况,年会筹备会总干事罗北辰报告了筹备经过,潘公展做了关于劳工团体保险的演讲,王云五也发表了演讲,一方面对中国保险学会建议在敎科书内增加保险材料深表赞成,同时详述了商务印书馆投保团体保险办法。

c89cdc335f211a3ecf651d.jpg

上海市社会局局长、《晨报》社长潘公展。


第二届理事会的选举

1936年10月12日,假座中国银行三楼会议室,中国保险学会举行会员大会,以通讯投票的方式选举产生了第二届理事会成员。当选者及得票数为:宋汉章、罗北辰各得四十三票,马寅初得三十五票,丁雪农得三十三票,李权时得三十二票,胡詠骐得三十票,项馨吾得二十九票,张明昕得二十六票,王效文得二十一票,潘学安、陈思度、张素民各得二十票,董汉槎、郭佩弦各得十九票,杨勇超得十八票。以上十五人当选为第二届理事。又次多数周作民、陈稼轩、朱如堂、郭荦民、刘聪强、徐可陞、陶声汉等七人为候补理事。

马寅初和潘学安当选后因个人原因,函请理事会辞任。理事会慰留不能,最终以“马理事等所请辞职,情词恳切,即经通过”,其空缺随即由周作民和陈稼轩递补。选举理事会,由各理事互选常务理事,宋汉章、丁雪农、项馨吾、张明昕及胡詠骐五人当选。

c89cdc335f211a3ecfa925.jpg

1936年9月19日,中国保险学会第一届年会合影。

抗战中学会的命运

正当中国保险学会的各项工作渐入佳境之时,全面抗战的爆发改变了一切。中央信托局最先开始内迁,其后各重要金融保险机构随着政府机关,绵延不绝地迁入大后方。常务理事宋汉章、丁雪农、项馨吾、张明昕等或因具有官方的身份或因公司业务发展的需要,战时大多时间侨居在后方或香港,留着上海的常务理事仅有胡詠骐一人。1940年冬,胡詠骐因病过世,使得本来四散各地的中国保险学会再受沉重打击。胡詠骐是留美专研保险学的国内顶尖人士,身兼多职,他不仅是保险实业界的翘楚,任宁绍人寿保险公司总经理,同时还学养深厚,兼任中国保险学会的常务理事,还是上海市保险业同业公会的主席。

《保险季刊》第一卷第三期出版于1937年3月,第四期本应于6月出版,然而因局势影响,不仅第四卷未能出版,整个杂志也完全陷于停顿,设立保险图书馆、编制国人经验死亡表等计划也胎死腹中。

抗战胜利后,宋汉章于1945年底回到上海,其主要精力集中在银行方面。保险方面,传闻宋汉章与已官至中央信托局寿险处经理的罗北辰关系比较紧张。1946年7月,全国保险商业联合会在沪成立,罗北辰当选为理事长。坊间小报曾以《保险业大斗法,宋汉章功亏一篑》为题报道了宋罗二人竞争理事长的所谓内幕。宋汉章此时已74岁,以常情推理,让贤应多于暗斗。

1948年3月,全国保险商业联合会致函宋汉章,恳请宋氏出面“主持恢复中国保险学会”。宋汉章表示同意,决定短期内筹备复会。

然而1948年春夏开始,国共之间的战事发展越来越快。兵荒马乱之中,人心浮动,中国保险学会复会之事仅成为口诺而已。直至1979年,中国保险学会才在北京复会。这已是新中国成立三十年后的事了。

中国保险学会复会

新中国开国庆典后的第二天,中央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薄一波便函告中国人民银行总经理南汉宸“中央同意搞保险公司”。

新中国保险市场的改造尚在摸索之中,中国保险学会的复会还没有提到议事日程。不过,中国人民保险公司成立一年后,保险理论研究开始受到关注,意识到“一年来我们所进行的工作,基本上还是在旧的基础上略为加以改革就实行了的。时间是不允许全盘改革的。”“但毕竟这一新的事业,如何在理论方面做更深广的发挥,如何贯彻到具体的制度、技术、手续办法中,还需进一步的工作,这些工作,培养大批新的干部是决定关键。”为解决这一问题,中国人民保险公司创办了《人民保险》。中国人民保险公司总经理胡景澐为该刊题词:“把新的人民保险事业的理论用适合广大人民利益的观点及为人民服务的精神从实际工作体验中逐渐提高丰富起来。”《人民保险》在历史传承上被视作后来中国保险学会复建创办的《保险研究》的前身。

1958年国内保险业务停办后,随着保险在经济生活中的退出,保险理论研究销声匿迹。

1978年12月18日-22日召开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拉开了改革开放的序幕。仅两个月后——1979年2月,中国人民银行全国分行行长会议上便决定恢复国内保险业务。

痛定思痛。国内保险业务的恢复必须伴随保险理论研究的恢复。中国人民银行所属中国人民保险公司将组织“中国保险学会”的工作与恢复国内保险业务同时进行。1979年5月,中国保险学会的筹备事宜就已基本就绪。新筹建的中国保险学会,参照了原中国保险学会的宗旨、任务及组织形式,特别在组织架构上,当年发起单位中国保险公司和发起人宋汉章都与中国人民保险公司血脉相承,实际上是原中国保险学会的复建。

为使学会工作顺利开展,争取各有关经济、学术单位的协助和支持,1979年6月1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函,拟请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著名经济学家许涤新出任中国保险学会名誉会长。一周后许涤新即函复同意。

1979年11月17日,中国人民银行就全国保险工作会议及中国保险学会成立事宜向国务院报告,请薄一波副总理接见保险工作会议代表。报告说:

“我行所属中国人民保险公司定于11月17日至27日在京召开全国保险工作会议,参加人员约130余人,其中有各省、市、自治区(西藏不来)分行主管保险工作的副行长,保险分、支公司负责人,并邀请国务院有关部门的同志出席。这次会议主要是讨论落实今年4月国务院有关批转中国人民银行全国分行行长会议纪要中,关于逐步恢复国内保险的决定,同时也要讨论发展国外保险业务的问题。紧接着这次会议,自11月29日至12月1日,还将用三天的时间,举行中国保险学会成立大会,参加人员约50人,其中有来自港澳的理事数人。名誉会长由许涤新同志担任,会长由胡景澐担任。这次成立大会,将提出保险学术报告,并讨论学会今后工作和国际活动。

c89cdc335f211a3ecfc936.jpg

1979年,薄一波副总理接见全国保险工作会议代表。

今年是中国人民保险公司成立30周年。30年前,当时主持中财委的薄一波同志签署了成立中国人民保险公司的决定。这次会议,是粉碎林彪、“四人帮”之后全国保险工作者的第一次聚会。

1979年11月27日薄一波副总理接见了全国保险工作会议代表。此次接见极大地鼓舞了中国人民保险公司和中国保险学会的全体工作者,表明了国务院对中国保险学会成立的重视和关怀。

紧接全国保险工作会议,11月29日中国保险学会成立大会召开——此次成立大会实际上中国保险学会的复会。特别值得一提的是,20世纪30年代中国保险学会活跃人物陶声汉、郭雨东等当选这届中国保险学会理事。渡尽劫波,几代保险人“期联合国内保险学者,与保险事业家,共谋理论事实之熔于一炉,以昌明保险学术,改造现实的环境,而建立国家之永久的经济基础”的夙愿再次燃起希望。

此届学会名誉会长许涤新,会长胡景澐,副会长卜明、宋国华、林振峰、施哲明。常务理事卜明、王永明、宋国华、李嘉华、林震峰、胡景澐、张崇福、施哲明、赵济年、郭雨东、唐雄俊。

c89cdc335f211a3ecfe24c.jpg

1979年12月1日,中国保险学会第一届理事会合影。

90年过去,当年中国保险学会创建的目的演进为现实:“理论是事实的指针”这一当年“欧美及日本人士很能明白的道理”成为今天中国保险业界的常识——“学者和事业家声气相通,和衷共济,组织各种学会,共同研究,以便根据精深的理论,而为事实的改造。”

今天,中国已从一个保险弱国发展为世界第二的保险大国,中国保险学会作为全国最高的保险学术团体,正肩负着几代保险人“焚香祈祝”的愿望——理论与实际结合,以智囊的力量推进中国迈向保险强国。